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患者真实的抗癌经历:癌症≠死亡

患者真实的抗癌经历:癌症≠死亡

有效抗癌找教授,你好,我是曹三玲。每天写一篇文章,分享我对癌症康复的研究和经验,这是第1408篇文章,希望对你的康复有帮助。

昨天有一位患者家属给我信息:如果他调整好心态,还有救吗?

让患者或家属发出这样疑问,常常是因为患者或家属在心里面默认了“癌症等于绝症”的信念。

癌症真的等于绝症吗?癌症真的不可挽救吗?癌症真的等于死亡吗?

答案是否定的!

一、癌症≠死亡

其实,早在1989年作家柯岩由于自身被怀疑癌症,在住院排查的过程中,与大量的癌症患者接触的经历,采访了不少的癌症患者,见证了癌症康复者的故事,写了《癌症≠死亡》一书。

其中有一位患者在1981年的真实采访记录:

我叫周月辉,今年42岁。在长春白求恩医大二院工作。五年前,就是1976年9月20日,由于胸闷,偶然发现胸腔有一肿物。

10月30日在长春白求恩医大做了开胸手术,取出10×10×8cm肿物,未发现扩散,但与心包、主动脉、上腔静脉、肺、隔肌广泛粘连。

“病理诊断:上皮细胞和淋巴细胞混合型胸腺癌。

“病案号:吉林白求恩医大肿瘤医院54448,北京日坛医院292897。

“我手术后,为了预防扩散,用混合化疗方案做了十一个疗程出院。

“术后近两年,1978年8月4日,回院复查时,胸部正侧位片子均显示:原位复发。

经空气量5000rad的钴60照射,拍片检查阴影消失。“哪想到癌不饶人呀!

一年后再复查时,(1979年10月30日),不但在原部位再度复发,而且扩散到前胸壁和右第二肋间。

为了争取更好的医疗条件,我跑到北京。许多大医院的医生专家们反复研究,都认为复发严重,不能再做第二次手术,否则很容易下不了手术台。

我请求再给我放疗,但许多医院放射科都劝我不要。因为放射面积太大,容易造成放射性肺炎,及造血机能障碍。我再三恳求无效,只得回长春吃中药治疗。

“1980年6月24日再次复查,病情更加严重。这时我已呼吸困难,睡觉不能仰卧,侧卧时间一长,也上不来气,遭的那个罪就别提了。

几个医院都认为无救了,有的认为存活期超不过1980年10月。

“在豁出去的情况下,我又跑去找第一次给我动手术的四院。找到陈公言主任。

我说:’主任,主任,你救救我吧!我这么年轻,还能工作。我的孩子还小,他们还得有妈妈,你不能就眼看着我这么死。

你给我治吧,开刀吧,多么痛苦我都能忍耐。你上次救活了我,这次我死在手术台上也不怨你。

不治反正是死,万一治好了呢?呵,主任,主任……我恨不能给.他跪下,医生护士听了都掉泪,可也没办法。

最后陈主任决定再做第二次钴60照射。在1980年7月10日再次结束了空气量5000rad的钴60照射。

拍照结果是:肿块阴影似有缩小,但未消失。继续放疗已无实际意义,因肿瘤对第二次钻照射已不敏感,且脊椎已达极量,并出现了胸水……

医生垂着眼皮对我说:’带瘤生存吧,再照不得了。带瘤生存吧,小周,世界上有好些人是带瘤生存的。’我是个医务工作者,我懂得这个’带瘤存活’此时此刻的意思就是等死。

我再三恳求再次手术及放疗,但自己也明白这是毫无意义及不可能的了。

“正在呼天不应,入地无门,又不甘心就这么白白死去的情况下,我校一院医学运动科的王艾明大夫告诉我:北京画院郭林的新气功协助治好了高文彬同志的转移性肺癌,让我试试新气功。

我当时到处也找不到郭林老师的这本书,就按着王大夫说的,先迈右腿——两吸;再迈左腿——一呼;舌舔上腭,闭着眼睛走……

我就象溺水时有人递给了我一个救生圈,一把抓住可就不放哩!从1980年8月1日我就走了起来,头一天只能走几分钟,慢慢地就能走半小时、几个小时了。

走着走着,能吃下饭了,睡觉呼吸也轻快了一点。呀,莫不是有了希望了?!

“走呀!走呀!我活过了’十一’。活过了十一’,我就有信心了。

我每天四点起来,就不间断地做行功。走呀走,吸吸呼,吸吸呼。吸吸呼,把氧气吸进来;吸吸呼,把毒气甩出去。

大雪飘飘地下,冰砖在脚下’沙沙’地响,轻轻地碎裂……吸吸呼,吸吸呼,但愿吞噬细胞也能象白雪这样密密地扑向癌细胞,但愿肿瘤也能象冰砖这样被包围、被掩埋、被粉碎。吸吸呼,吸吸呼……

“练了六个月功,到1981年2月13日又拍片复查,拍完片,我扭头就往家跑,都不敢问结果。

“吃过中饭,我爱人‘扑通扑通’地跑进屋,脚步咋这么重呢?我睁大眼睛望着他,一动不动地等他宣判。

他却老也说不出话来,就象喘不过气来似的,我心想这下子可完了。

谁知他大张着嘴结结巴巴地说:没—没有了,胸骨后的阴影——没有了。消失——了。

我象作梦一样听他说,是我院放射科赵楚静副教授给诊断的。

刷’的一下,眼泪就’咕嘟嘟’地从我眼里往外冒。我怜着包就往外走,到了北京,进了这个新气功班学习。

陪同柯岩一起采访的医生,对周月辉进行了调查:

问:“做过切片吗?”答:“做过不止一次,我病历上都有。门诊号……化验单……”

问:“这半年——就是1980年8月到1981年2月,做气功时,你还进行了放疗或化疗吗?”另一位医生问。答:“没有。”

问:“还进行了别的治疗吗?”又一个医生问。答:“只注射过中药蟾蜍素,这是一直没停过的。”

柯岩问道:“会不会是放射线在继续起作用呢?”

周月辉笑了:“不。陈公言主任他们研究时还专门说过,钴60照射停止一个月后,就绝对再起不了杀死癌细胞的作用了。

因此,他还开玩笑地说:’你的阴影消失,我决不冒领功劳’那么,是蟾蜍素的功劳?但以前也注射过,为什么偏偏这半年间它起了作用呢?

不管是哪一种起到的作用,患者活下来,能吃、能喝、能睡、能动,能快乐地练功,有质量的活着,就是很好的结果。

二、癌细胞可逆转

在以前,很多医学专家认为,一旦细胞分化成为癌细胞,永远就是癌细胞,即恶性细胞是不能逆转的。

然而到了20世纪60年代,比瑞斯在鼠畸胎瘤实验中的偶尔发现,才打破了这一观念。

他观察到了一些恶性细胞可以自发地分化成为正常或良性细胞。

起自20世纪70年代后续的大量实验结果表明:癌细胞在一定条件下和(或)诱导分化剂的作用下,可以向正常细胞逆转。

如1970年代伊尔门西发现将畸胎癌细胞移植至正常同系动物的胚泡内,结果后代小鼠没长肿瘤;

1980年代韦布将白血病细胞向系动物的早期胚胎移植,发现这些癌细胞参与了正常的血液系统之发育,尽管该动物发育成熟后血液细胞仍可发现血癌细胞的基因标记。

1990年代科尔曼将肝癌细胞向同系成年动物肝组织移植,发现癌细胞可参与正常肝脏细胞的更新。

同样,通过改造细胞外基质微环境,乳腺癌细胞可以发生恶性表型的逆转——也就是说转化成接近正常细胞了。

总之,在20世纪后叶,人们突然发现:在一定条件下,坏的癌细胞可向正常细胞逆转,变成好的正常细胞。

就像“问题孩子”在合理方法“调教”下,可“改邪归正”一样!细胞的这种“改邪归正”,专业上称作“分化”。

而细胞的分化类似于人的发育成熟。癌细胞本质就是分化障碍、分化不良;故促使其分化,可帮助其发育成成熟的正常细胞,这称作“诱导”。

其后,人们经过进一步努力,在诱导其分化的同时,还可诱导其正常死亡,这在专业上称作“凋亡”。

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起,诱导癌细胞分化与凋亡就越来越成为人们热衷追捧的新领域了,也为更多的患者带来新的希望。

请你记住:癌细胞是你体内的细胞,你才是它的主人,今天它淘气了,不听话,你不能放任它不管。

你是主人,你负责着体内亿万的细胞,难道你还怕那淘气的癌细胞?你可以把淘气的癌细胞管好的,所以相信自己!加油!

如果在抗癌的过程中,你感觉孤单,感觉无助,感觉绝望,你都可以找硒教授聊一聊。

健康在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,希望你树立信心,走出“癌”魔的阴霾,走向阳光!

硒教授曹三玲个人简介

癌症康复专家硒应用专家互联网硒应用培训导师

赞(1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癌症意象治疗康复网创始人 » 患者真实的抗癌经历:癌症≠死亡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