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肿瘤医生患肺癌脑转移,预判最多活100天,如今肿瘤竟消失了!

肿瘤医生患肺癌脑转移,预判最多活100天,如今肿瘤竟消失了!

有效抗癌找教授,你好,我是曹三玲。每天写一篇文章,分享我对癌症康复的研究和经验,这是第1502篇文章,希望对你的康复有帮助。

当你看到这题目的时候,心里一定想着,如果肿瘤能在我体内消失,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

是的,相信这是每一位肿瘤患者的希望。

那么这位创造生命奇迹的医生,他有什么样的经历及秘诀呢?

他是黄山市人民医院胸外科医生徐林友,他看了20多年的肺癌患者,做了无数台肺癌的手术,也接诊、治疗了数不清的肺癌患者,万万没想到自己也确诊肺癌。

2011年1月17日,上午他帮患者做完手术,中午吃了盒饭就突然间全身抽搐、扭曲、晕倒在地,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已经躺在CT机上。

当天去了上海,确诊是肺腺癌晚期伴脑转移,昏倒是因为脑肿块已经压迫到脑组织。

作为肺癌医生,心里知道晚期肺腺癌伴脑转移的病人很少活过100天。虽然有心理准备,但是却忍不住绝望。

可是,他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积极抗争,在患病100多天后,再次回到医院门诊,回到病人身边。

从肺癌医生到肺癌病人、又从肺癌病人回归到医生,徐林友抗癌经历给了他更多的生命感悟。

多年过去了,肿瘤早已从他体内消失,他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,用自己敢于跟命运叫板的勇气,跟病友们互相鼓励,共同抗击病魔。

他不仅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帮助患者康复,而且用自己抗癌经历,让病友感受到希望和温暖,让他们尽快走出“生命中的阴影”。

他的感人事迹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和赞扬,也先后荣膺“安徽好人”、“中国好人”“安徽省十佳优秀医生”、“安徽省五一劳动奖章”等荣誉。

在他患癌3年后,在一次采访中,是记者与他的对话。

记者:请谈一谈您当时确诊的情况是怎样的?

徐林友:当时发病时我刚做完手术,突然全身抽搐,然后昏迷,昏迷后检查初步诊断为肺癌。

当天晚上几位同事和我的太太就陪我到了上海肺科医院,由我们院长帮忙联系的姜宁格医生。

后来确定诊断出来的结果是肺腺癌,已经是晚期,肺部的胸片情况还好,但是脑部的片子里病灶达到数十处,密密麻麻的。

根据我自己的诊疗经验而言,脑转移达数十处病灶的患者,生命周期应该不会超过100天,然而到现在三年的时间,我的病灶全部消除,姜医生也说真的是一个奇迹。

记者:大家都说你创造了奇迹,那你觉得能创造这个奇迹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?

徐林友:我觉得是心态,我一直心态特别好,对于死亡我一直非常坦然。

之前工作也经历了很多癌症病人不幸离世的悲痛,但我始终觉得生死在天,人活在世上重要的是活好当下每一天。

然而当我真正地要去接受自己的病情时,一刹那真的感到绝望和崩溃。

但是身为医生,我知道这样的负面情绪对于我的病情百害而无一利,只会加重情况的恶化。

我努力控制自己让自己恢复理智,对于死亡也不再畏惧,像以往一样乐观面对每一天。

例如,通常情况下,我是一个脑袋一碰枕头就能睡着的人,还记得在上海住院的日子里,妻子十分担心我的情绪,怕我因为自己的病情睡不着觉。

可是后来听她跟我说每天夜里不一会儿就听到我的呼噜声,她都意外我的心怎么能这么“大”。

等回到黄山住院后,我还经常和同事们开玩笑交代后事,把我储物柜的钥匙也还给了护士长。

记得有一次,一个朋友是别的科室的大夫,在病房门口迟迟不敢进来,我想他是不知该怎么劝慰我,或者不知该怎样面对。

我就把他叫了进来,还开他的玩笑,他一听就乐了,说看“到你这样的精神状态,我就放心了”。

医院里治疗过那么多的病人,我深知不少癌症病人畏惧的不是病魔而是心魔,许多人最终都是被自己的心魔打败了。

记者:你在生病后还接受过哪些治疗?

徐林友:在上海确诊后,回来路上我就初步给自己定了一个治疗计划。

我想我在患病时,没有任何呼吸道的症状,咳血、感冒等都没有,而是因为脑部症状发病的。

因此我就觉得当务之急就是先缓解脑补的病情。第一步就是要通过放疗来治疗脑部的病灶。

治疗方案出炉后,我就感觉自己轻松了很多,一回到黄山就开始放疗,因为放射性治疗头发掉光了,身体也开始浮肿,但病灶却没有特别明显的缓解。

过了两个星期之后,通过我的基因检测发现我可以用一种靶向药物,当时就觉得自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。

之后就出院回到了家,一方面接受这种靶向药物的治疗,另一方面安心休养。

记者:出院回家休养时,每天的生活怎样安排呢?

徐林友:每天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家务,看看书,陪妻子和孩子聊天。

另外我还非常喜欢散步,每天都会抽出时间一个人到外面散步,感觉非常的平静,能够彻底地放松自己。

在饮食上也以素食为主,少了大鱼大肉,每天都吃一些五谷杂粮,整个身体也清爽了不少。

特别要说的是,得了这个病之后,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过。

从确诊后在姜医生那里得知自己只有100天的时间,尽管我知道生命马上就到尽头了,可是只剩下这100天,还是要好好地度过。

记者:当得知自己病情之后,家人是怎样的状态?

徐林友:当时并没有和父母讲我生病的事情,毕竟年迈的双亲对于儿子患癌症这样的事情还是很难接受的。

爱人是一名护士,也是医务工作者,虽然我得这个病她也很伤心,但是她一直很坚强,一直在我身边鼓励我、陪伴我、支持着我。

另外当时我的女儿读初中,她一直是我最大的遗憾,觉得自己要是走了孩子该怎么办。

其实这也是后来支撑着我走下去对抗病魔的一种动力。

硒教授关键说

生病就是一场生命感悟。

徐林友说:“生命不息,工作不止。

我在我有限的生命里,只要我身体允许,我会与肿瘤抗争到底,要把我的经验传授给更多的其他晚期病人患者,为他们撑起一片明朗的天。”

请你记住:癌细胞是你体内的细胞,你才是它的主人,今天它淘气了,不听话,你不能放任它不管。

你是主人,你负责着体内亿万的细胞,难道你还怕那淘气的癌细胞?你可以把淘气的癌细胞管好的,所以相信自己!加油!

如果在抗癌的过程中,你感觉孤单,感觉无助,感觉绝望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,你都可以找硒教授聊一聊。

硒教授曹三玲个人简介CSL623296388

癌症康复专家硒应用专家互联网硒应用培训导师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癌症意象治疗康复网创始人 » 肿瘤医生患肺癌脑转移,预判最多活100天,如今肿瘤竟消失了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